六合彩心水论坛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电 话:
  • 手 机:
  • 联 系人:
  • 邮 编:
  • 网 址:www.dedecms.com
  • 地 址:
香港航线完成旅客吞吐量13.94万
发布时间:2018-07-08 14:25

  全世界第一个商场是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Southdale Shopping Centre。这个占地约7.43万平米的商场于1956年开幕,是当时都市发展的里程碑。当我们批评商场是消费主义的代名词和扼杀社区生活的凶手,谁又想到商场的构思,竟是来自一个相信社会主义的建筑师?
  生于维也纳的Victor Gruen二战后移居美国。在1950年代,他经历一场美国中产移居市郊的热潮。当时市中心密度愈来愈高,一些中产追求新鲜空气、宽敞房子,加上汽车跟收入相比愈来愈便宜,于是他们在市郊买房子,追寻理想居所和生活。
  当Victor Gruen被委托在明尼亚波利市十里以外的市郊,建一座购物设施时,他念兹在兹的是这些中产市郊缺失的公共生活:市郊是够宽敞了,可是放眼尽是一座座被矮墙或栅栏围住的两层高平房,车房就在栏内,屋外没有商店只有通道。中产每天从车房把车子驶出,花个多两个小时走高速公路直达市中心上班,下班重复同样的路径。生活空间愈大,却愈不能步行,出行永远只靠车。
  Victor Gruen记挂的是维也纳的街区,生活所需总是信步而至,不需社区中心,因为社区在小规模的城街区下自然有机而生。他不能改变中产搬往市郊的趋势,却为疏离的市郊生活开出一帖名为“商场”的药方──首个全密封式的购物设施。根据他的乌托邦式蓝图,商场内除了商店,还有喷水池、托儿所、图书馆、社区会堂和邮局。他的愿望是把在欧洲历史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公民广场和维也纳的蓬勃街区,放进这个巨型的密封购物设施中。市郊中产失落的公民生活和连结,就由商场来补充。
  Victor Gruen设计的封闭型商场在1956年落成以后,商场在美国遍地开花,可是Victor Gruen却悔恨不已。从今天的商场可见,它们已彻底违背Victor Gruen的理想。事实上,晚年的Victor Gruen对他亲手造出来的这头“巨兽”几乎断绝关系。1978年,他在过身前两年说到:“我被称为商场之父。我却想借此机会跟它断绝父子关系。我拒绝抚养这些把城市彻底破坏的怪兽。”
  “与世隔绝”的现代商场
  购物绝非现代香港人专利。今天造访欧洲,还可见到露天或半露天的古罗马市场和商业大街遗址。在土耳其、叙利亚一带的中东地区,市集由中世纪甚至更早活跃至今。
  在巴黎和米兰这些世界潮流中心,仍随处可见有盖的购物大道,在地图上它们多以passage或arcade见称。这种单层或两三层高的购物大道,多以玻璃为上盖,是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工业革命的产物。其中1877年落成的米兰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以当时意大利国王Vittorio Emanuele II的名字命名,庆祝意大利统一。其华丽堂皇的建筑,被喻为是“中产阶级的殿堂”。
  这些arcade或passage的原型渐渐散播至整个西欧。英国则把这些购物大道称为high street。每个英国大小市镇都有一条让H&M、Zara进驻的high street。日本固然以百货公司见称,但大城市如东京大阪的各区都有有盖商店街,中小型城镇亦如是。西欧和日本的城镇,不论大小都有商店街,但数层楼高的商场只在部分城市出现,还称不上是“商场林立”。
  现代商场跟历史上的购物场所的最大不同,是其建筑完全封闭。这个看似细微的分别其实有重大意义。在Southdale Centre建成前数年,Victor Gruen已在底特律兴建Northland Shopping Centre。Southdale跟Northland不同在于,后者有个露天中庭花园,前者完全密封。
  一个书写美国现代主义建筑的作者James Lileks形容,Southdale早年的美学概念便是将“室外的美好搬至室内”。对于明尼苏达这个全年1/3时间,平均温度处于零度以下的地方,能在冬天时被一室暖气环抱、穿戴轻便自由自在地行走,可说是划时代的创新。难怪Southdale初年的广告将商场定位为“四季如春”。
  在炎热多雨的香港,密封的商场为我们遮风挡雨。这样的设计既排除了室外的不稳定性,更排除了任何影响消费意欲的外在环境。不管外边日出日落物换星移风来水淹,消费者亦不见天日,继续无忧无虑地消费。而这种封闭的商场,跟其他形式的购物设施如市集、arcade等不同之处亦在于此:商场几乎可以封闭得跟外在环境毫无关连。
  香港特有的商场模式
  Victor Gruen对北美洲超过28000个商场深痛欲绝,若他到访今天香港,铁定更是悔不当初。因为他会发现,原本旨在为市郊居民创造社交生活的现代封闭型商场,被移植到没有市郊的香港,竟反过来消灭了原本生机蓬勃的城市街区生活。
  Victor Gruen的商场,本意为市郊生活提供一站式的方便,不必为了一顿午饭或一卷卫生纸事事开30分钟车。但香港的人口密度却是全球最高之一,在旧区如湾仔用脚走一趟,在街上短时间便能满足生活所需,没有相似的需求。
  也许有人会说:购物是人生所需,商场有何不妥?但准确点说,由“圆方”和时代广场此等旗舰大型商场,到德福广场太古城中心此等区内中型商场,直到屋邨楼下的“领展”,商场之多有如便利店,甚至主导一些人的生活。此种模式可说是香港独有;在一些第三代新市镇如将军澳、东涌等,绝少街道商店,一切生活需要只能靠商场供给。于是,商场成为了居民的聚脚地,却又限制重重,连找张椅子坐也不容易。商场所容许的,几乎就是社区的内涵。
  加上香港采用铁路主导的发展模式,而港铁既是公共交通工具,亦是地产商。香港的商场模式跟全球相比,产生了三点独特之处:第一,形成地底是公共交通,地面是商场,楼上是豪宅或办公室的垂直混合土地模式;第二,不论是交通枢纽,抑或是地区中心,或纯住宅区,总会找到商场;第三,商场渐渐有取代街道,形成不利居民交流的“新型社区”。
  事实上,今天为人诟病的不是商场的本质,而是商场主导如何排除其他可能性。
  CDA,催生大商场的元凶
  一些地区商场至今仍保留特色,历久不衰。如葵涌广场的时装、手机配件、小食等小店林立,价格亲民,开业超过20年仍是少女的寻宝之地,其多样性很可能正是因为商场业权分散而得以保持。其他如高登电脑广场、旺角信和中心等,虽然装修十年如一日,“电脑产品控”和沉迷次文化者还是喜欢往那里钻。久而久之形成一种别处找不到的独有文化。
  反观今天我们批评的商场,却跟以往大相迳庭。首先它们必然够大,里面主要是熟口熟面(大家熟悉)的连锁店,如圆方、APM、朗豪坊、奥运站、将军澳的Popcorn等。今天的商场走到这地步,元凶是1970年代尾衍生的规划概念“综合发展区”(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Area, CDA)。
  1970年代末,政府针对市区重建和新市镇开发,在原有的土地规划原则上加入CDA概念。CDA和其他地带不同的是,整个区内的地必须一并发展,由拥有足够业权的发展商,向城市规划委员会提交规划申请和总纲发展蓝图。综合发展区内的土地用途多数以住宅、商场、办公室等为主。发展商除了兴建以上的牟利项目外,亦必须预留地方政府、机构和社区设施、运输及公共交通设施及休憩用地等。
  CDA的原意是为了整合土地用途,当地皮不是逐块零碎地发展,才能更整全地善用香港珍贵的土地。但CDA却塑造了第三代新市镇和重建区的面貌,造就大商场几乎成为新发展区的既定事实,间接令城市空间窒息。
  同型化的巨构商场,掏空街道的生命力
  在CDA提倡整合发展的大原则下,每幅出售的地皮愈来愈大,形成“巨构”(megastructures)。例如位于九龙站上盖的圆方商场,当年政府因补贴港铁发展机场快线及东涌线,以优惠价将地皮售予港铁;九龙站和圆方东至柯士甸道,西至佐敦道,两者相距达450米。
  当地皮要够大,才能获城市规划委员会批准发展,有能力投资的必然是大地产商。而当地皮大,商场自然大。由大地产商管理的大商场,一般做法是引入知名度高的连锁店舖稳住阵脚,同时,也只有连锁店负担得起大商场的租金和管理费。大商场亦热衷引入一两间主力商店(anchor store)打响名堂。因而,无印良品、H&M等愈开愈多。
  巨构商场另一个影响,是掏空街道的生命力。
  就以九龙站和圆方范围为例,一般人要横越约需步行6分钟,可是只能取道九龙站上盖豪宅的空中花园,或绕着圆方走一遍。本来行人能自由来去的街道,被管理伏贴的商场通道完全取代。要走行人路吗?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圆方向着西九海旁的一段雅翔路,没有街舖也没有活动,在路上只感受到空调系统排出的废气。
  这些巨构商场放弃街铺(这违反了一般街铺租金较高的定律),把商店团团围住,令街道变成不便通过的废弃空间(junk space)。同时,巨构大得直接取代街道。CDA令大商场几乎成为必然事实,同时让政府得以免除管理公共空间的责任。大商场就这样慢慢消灭街道,乃至于公共空间。
  除了填海得来的新土地,重建的旧区位于寸金尺土的市中心,通常亦属CDA。市区重建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增加市中心黄金地带的发展密度,办法之一正是将本来不能起楼的街道消灭,成为地盘一部分,再计算地积比,令可建楼面面积增加。
  湾仔喜帖街(利东街)、旺角朗豪坊等被列入CDA的市区重建项目,最终都“吞掉”部分街道,变成一座座引进大同小异名牌商店的商场。CDA所规定提供的公共设施和公共休憩空间,大多不是成了商场装饰的一部分,便是被“霸占”作展览吸引商场人流。
  商场附近未被消灭的街道,亦因租金上扬也逐渐变成名店街,铜锣湾时代广场附近的罗素街,就是显例。正进行中的观塘市中心重建,将裕民坊、辅仁街一带的市集和街区铲平,以九层高的商场和大型酒店取代,下场已是不卜可知。
  无疑,香港人对商场总是爱恨交缠。有人恨它消灭街道社区,店子个性不足,却也难以否认它为我们带来不少方便。可是想深一层,商场与街道、社区是否必然对立?一个有独特文化特色、具人情味的社区,能否反过来带动人流,将商场从无限复制、新鲜感欠奉的死胡同拯救出来?
  商场的原意本来正是培育社区连结,只要政府与地产商在规划时,摆脱小店街铺公共空间无经济价值,或者与商场你死我亡的想法,打开密封的商场,尝试与社区共生,商场不必然是无情巨兽。在香港这个以大中小商场串连起来的独特城市,如何将商场改造得更可爱,将会是政府、地产商以至市民的一门必修课。 海口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在海口鲁能希尔顿酒店举办旅游推介会,向58名来自香港外游旅行团代理协会的嘉宾推介海口十大旅游产品,介绍海口至香港航线航班和海南实施59国免签证政策的情况。
  香港是中国内地第一大入境客源市场,也是海口重要的旅游客源地市场和国际游客中转枢纽,海口非常重视向香港旅游市场的宣传促销,积极加强与香港旅游业界的合作,以便吸引更多的香港市民和境外游客通过香港中转到海口旅游度假。2017年,海口市接待香港过夜游客2.7万人次,同比增长29.98%,今年1—6月,接待香港过夜游客1.51万人次,同比增长25.53%。目前,海口至香港每周有21个航班,2017年乘坐海口至香港航班的旅客达到26.36万人次(其中境外旅客1.17万人次)。今年1—6月,海口至香港航线完成旅客吞吐量13.94万人次。
  香港外游旅行团代理协会由香港组团旅行社组成,香港大部分团队游客由该协会组织出游。2018年7月5日是香港外游旅行团代理协会成立30周年纪念日,该协会在海口市召开30周年庆典并实地考察海口旅游产品,该协会领导和58名旅行社负责人应邀出席海口旅游推介会。在推介会上,海口市旅游委通过播放海口旅游宣传片视频及播放PPT介绍,展现海口丰富的旅游资源、良好的生态环境、宜人的热带海洋气候和滨江滨海城市形象,向香港旅游同行介绍海口滨海旅游、高尔夫旅游、亲子旅游、文化旅游、美食旅游、婚庆旅游、乡村旅游、会展旅游、康体旅游、花卉旅游等十大旅游产品,以及海口至香港航线航班和海南实施59国免签证政策的情况。
  香港外游旅行团代理商协会主席李毅立表示,香港市民、游客对海口市滨海休闲度假产品、亲子旅游和美食之旅非常认同,从香港到海口航班只需要1小时,非常适合香港市民、游客周末、假期出游。该协会将组织更多香港市民、游客到海口休闲度假。
  推介会上还安排了琼剧《张文秀选段》表演,海南本土歌手吴小芸演唱《永远的邀请》《石榴园》《久久不见久久见》,深受香港旅游同行的喜爱。 由亚洲国际法律研究院和中国国际法学会联合举办的“2018国际法论坛”7月6日和7日,一连两天在香港举行。本届论坛以“连通畅行:保环境、营正商、解纠纷”为主题,集中探讨近年来企业在跨国跨区营商时,所常遇到的国际法问题。
  6日上午,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特派员谢锋、国际法院副院长薛捍勤、亚洲国际法律研究院主席梁定邦、中国国际法学会会长黄进,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法律专家和学者出席论坛开幕式。
  林郑月娥在致辞中表示,香港连续24年获评为最自由经济体,在去年公布的全球廉洁指数排行榜中,香港亦位列第13名。良好的廉洁环境和法律及仲裁制度使得香港在发展国际商贸上具有较大优势。她强调,香港特区政府正积极采取发展绿色金融、增加国际调解仲裁人才、利用科技发展线上调解平台等措施,推动香港成为区域仲裁中心,更好地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提供法律服务及增加营商机会。
  谢锋在致辞中指出,营造良好的国际经贸环境离不开法治保障,“保环境”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中国促进国内发展和开展对外合作的理念;“营正商”是良性经贸合作的“康庄大道”,中国正积极支持在国际经贸合作中深化国际司法执法合作,致力共同建设廉洁的“一带一路”;“解纠纷”则是公平、公正营商环境的必要保障。谢锋强调,香港特区是中国唯一实行普通法的地区,香港司法制度健全,是最受欢迎的国际仲裁地区之一,相信未来香港将在促进跨境投资,建立国际法治交流合作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梁定邦在致辞中表示,国际法论坛为法律界专家和学者提供亚洲重要的国际法议题平台,香港有着廉洁的风气和法治的社会,在特区政府大力支持香港发展成为区域仲裁中心的背景下,在香港研究和发展国际法有着巨大优势。他强调,国际法是国家与国家之间交流的基础,也是国际贸易的重要支柱;一个国家或地区只有加强国际法的知识和交流,才能在国际贸易上取得优势。
  黄进在致辞中提到,中国一直以来学习国际法、遵守国际法,积极在国际事务中承担义务,参与多边国际公约的制定。他相信中国未来将为国际法的发展做出新的贡献。联合国副秘书长刘振民通过视频发表演说,他强调法律监督框架要与可持续发展保持一致,不应降低法律与环境标准来吸引投资,并提倡建立问责制和争端解决机制。
  除开幕式外,本届论坛还设置有三场研讨会,分别以保环境、营正商、解纠纷为主题,邀请到世界贸易组织贸易环境处处长林益和、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香港特区廉政专员白韫六发表主题演讲。论坛旨在通过举办研讨会,让更多人对国际法有更多认识,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下,积极推动香港成为国际法中心。

友情链接: